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章 封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兵荒马乱中,万众翘首的万寿节与禅位大典终于来临。

    整个庆典分两部份,共六天举行,前两天为宗室百官敬献贺礼,第三天在保和殿举办万寿节筵宴,第四天在太和殿举行禅位大典,首先颁布诏书,表示帝位交替,因是庆旸亲自传位,整个仪式隆重而又充满欢庆气氛,与其他嗣皇帝于丧期即位不同。

    这种关乎国家社稷的大典后宅女子是不能参与的,何况圣人中宫虚悬,新君新即帝位,后宫还未册封,所以兰祯几个也就跟着甄敏在林府设了香案拜祭一番,连大门都没出。

    林赫林灿倒是出去了一趟,回来后说京里主要干道也是禁严,等闲人不得靠近。黛玉听了很是失望,倒是兰祯有着前世的记忆倒不意外。

    但凡关乎国家社稷的各种祭祀大典都是庄严肃穆,不可有丝毫错漏的,就算是庆典,那欢庆的氛围也会约束在一定范围之内,不然变喜为悲,代价就大了。

    只可惜,这种百年难得的盛典不能亲身与会。

    “大典仪式千篇一律,你若感兴趣,看看这方面的书也一样。”

    大哥你太不会开解人了,林灿描补道:“等父亲回来让他给咱们仔细描述一番,他肯定清楚。”

    “嗯。”黛玉意兴阑珊地点了点头,聊胜于无吧。

    等林海回来,果然给她们详细讲了禅位大典的经过,这也是增长见闻的方法。

    大典的准备有多繁复,从国库、皇帝内库动用的金银以及全国各大皇商富商捐献的款项有多少,林海于日常闲暇时早就给儿女讲解过。这时讲的就是大典就绪后经过,先由礼部尚书奏请圣人正位,颁禅位诏书,新君到保和典降舆,先到中和殿升座,各级官员行礼,礼毕,官员各就位,礼部尚书再奏请即皇帝位。锦衣卫等随新君御太和殿,从圣人手中接过皇家玉玺,升宝座即皇帝位。圣人则退位,升太上皇。此时,中和韶乐演奏完毕,午门鸣钟鼓,新皇即位后,阶下鸣九鞭,在鸣赞官口令下,群臣再行三跪九叩礼,乐队改奏丹陛大乐,群臣进宣庆贺表文。最后,新君还要颁布诏书,以表示皇帝是“真命天子”,仪式庄严而隆重。

    每一个步骤,都严格按照吉时一丝不苟地进行。

    “父亲,皇上颁布的第一道诏书是不是给大行元后继后上尊称徽号?”兰祯给林海端了杯热腾腾的奶茶。

    庆阳朝每一位登基的新帝年号第一个字都是庆,第二个字则取姓名里最后一个字,不过上皇仍在,为表尊重,新帝要新年过后才会采用新的年号。

    林海点了点头,接过奶茶喝了一口,微烫,香浓丝滑,入腹之后整个身子都暖了起来。“太上皇还在,后宫太妃太嫔以及诸位王爷们的加封就没有了。”

    不加封是新皇对上皇的尊重,表明自己没有急着邀拢人心的意思。当然了,兰祯暗搓搓地想着,依庆阳朝封爵的那个吝惜劲,没有大功绩,新皇也不会大举加封(兄弟)的。

    甄敏神色复杂,“张氏族人入朝的时间不远了。”

    兰祯林赫几人彼此交换了眼神没说话,滋味复杂的大有人在呢,比如见不得荣国府大房好的二房,又比如从前一心觉得大房兴不了的某老太太……

    第五天,是新皇对王公大臣的封赏。

    “虽然不能晋封亲王,不过赏赐的珍品却超越往年。”大家都称赞新皇大方,却忘了那些赏赐里还包含了太上皇对儿子们的赏赐——这个每年的万寿节都有的,显示皇家的父慈子孝嘛。

    除了皇室宗亲,林家是大臣里册封爵位的第一个。

    “朕惟治世以文,戡乱以武。”一副明黄的圣旨在赵得海手中缓缓展开,他面色肃正,声音脆亮有力地读道,“庆阳林海,学识渊博,年十八高中探花,举世皆闻,有经天纬地之才……于庆旸五十二年开创文字拼音,增补标点符号,献制澄泥砚,功传天下,振吾国威,文治大昌,兹授尔侯爵之位,复其祖上‘靖安’封号,特赐丹书铁券,世袭罔替……钦此。”

    金黄色的字体浮现在空中,随着赵得海宣旨音落化为点点金芒飞射天外,九天之外北斗七星熠芒连闪,其中天权星倏地大放光明,有如日轮,几旋之后星辉收束化为丝缕,如白虹般贯穿层云,自宇宙而降,注入林家祖坟。

    天权主文昌,文曲星垂!

    天有异象,地有感应,虽是白日,星月不出,然神州大地妖魔鬼怪玄门中人皆心有所感,只神通不及,难以明料是哪方星君垂注,又是哪个得天独厚。

    接过圣旨,林家诸人只觉得神清气爽思虑通达,而林兰祯的反应却又格外不同,她神魂的第一次锤炼便得了南方星宿陵光神君的朱雀印记,转生此界又得了辰星神君赠送北斗星砂,两世百多年的时间,不管是神魂上的淬炼,还是道法上的领悟,都与周天星辰有关,可以说文曲星一动,她便生了感应。

    星光如霖雨,那一瞬间,她只觉过去记住的学过的,但并未完全领会的所有隐秘与玄机都一一明会心头。

    此后,林家子孙将代代文运加身,文星罩顶。

    一家人里甄敏受的影响最小,因为她虽是林家人,身上流的却不是林家血脉。

    想通之后兰祯也就不激动了,林家都是聪明人啊,书就没有读得不好的,有没有文运差别不大。而且,文运也只照顾他们这一世,下一世没有投胎成林家人文运也就没了,想顺利科举,照样要努力,拼运气。

    当然了,天授不取反受其咎,她决定晚上就将这些文运炼化,彻底融入神魂里,反正她是要不停转世修炼神魂的,多点慧根文运,总是好的。

    送走赵得海之后,林海看着含笑吩咐管事给下人加发赏银的甄敏,免了管家让管事下人来跪拜道喜的提议,分外淡定地对兰祯他们道:“为父最得意的是有了你们几个孩子。”

    当年湖龙王说他的女儿有大福气,能保林家十世富贵,如今一语成真。

    虽然推掉了“文昌公”的封号爵位,林家的光芒会黯淡一些,但他不后悔,就算将来庆阳王朝不再,林家爵位不保,难道天下读书人就能忘了林家之功?!

    当日殿上,他对两位圣人说“愿显宗裕后,恢复祖上靖安侯爵位”不是说假的。

    爱惜羽翼,收敛光芒,总比得志猖狂要来得平稳,让人放心。天底下哪个文人戴得起“文昌”这顶帽子?公爵的位置也太显眼。

    他后退一步,圣人念着林家祖上功劳,想着林家世代忠诚,就越发感念他如今的谦逊。看,一样的世袭罔替,林家多了丹书铁券,功比开国王侯!知道内情的还要赞一声他林海纯孝淡泊。

    外书房里,听了林海分析细讲一切经过的林赫林灿对父亲的崇拜简直上升到了绝顶高度,好深沉的心思,好周全的谋算,明明得到了想要的一切,还在君王、朝臣、读书人面前刷足了好感,怎么看都是如玉君子。这么高超的手腕,高端的格调,必须要学啊!

    兰祯抿嘴偷笑。

    林海内心自得,名利算什么,在儿女面刷形象比较重要啊。

    ******

    到了第六天,又是筵宴,地点还是保和殿,有幸参加的还是得脸的宗室、朝廷大臣,以及藩国使臣。

    也是到了这天,前一日朝廷到底册封了几家爵位,晋升了几位官员,赏赐了几户人家的消息才传开,毕竟吃吃喝喝的场所最便于传递消息,便国宴也跑不了这规则。

    “好厉害,国宴不是都不能随意说话的吗?”黛玉惊叹。

    “憋坏了,所以暴发吧。”林赫随口说道。

    林灿直接道:“只要能接触,传递消息的方法千百种。”那神态仿佛在说,换了我也能办到。

    兰祯:……

    她要收回庆阳朝吝惜爵位的话,因为这一天被封赏了爵位的居然有七家,除了林杨两家是复封的祖上爵位,另有原来四王八公中的柳家,一等子柳芳因平安洲治军有功被提为三等伯;原四王八公中的齐家,三等威震将军齐瑞文晋升为一等子;原四王八公中的修国公侯晓明之孙,一等子侯孝康让爵幼子侯令毅,侯令毅是平爵承袭。

    第六个是仪亲王封沛皙的幼弟封沛暤,因为不是世子,所以成年后只封了个侯爵,这次晋升为公爵——原因林海知道,他是宗室里针对澄泥砚的开发、生产、销售等一系列的策划案中写得最漂亮的,两位圣人有意让他主持澄泥砚一干事宜。

    最后一个是新贵,梁州金堂县地处四川盆地,位于沱江起点平原,临经峨江泯江等水系,不仅多民族聚居,也是洪涝灾害频发县城,但县令张玄应上任六年,不仅治下百姓安居无有冲突发生,还治水有功,任上洪灾暴发造成伤亡几可忽略不计,可这样有能力有功劳的官员居然主动要求续任,真是太清正廉洁,太一心为百姓了!这样的官员要大大地奖赏才对,于是他官职虽然没动,头上却多了一个一等男的爵位。

    “父亲进京后,陈叔叔为江南盐政稳定起了不小作用,当今提他爵位虽是封赏,却也是对义忠郡王一系的安抚。”林赫说道,“只是柳芳?莫非他在安平洲做了什么?”

    “他在平安洲玩了一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折了孔彭的得力臂膀。”林海凤眼微眯,孔彭在平安洲权重望崇,世子孔辉又足智多谋,底下又有诸多能将并刘虎等暗里臂助,虽说朝廷一直防范,平安洲没被整成铁板一块,但柳芳能在他父子枕戈待旦的情况下得手,也算得上是心计过人手段狠辣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妹妹柳氏即将入宫。

    “柳芳做了刘虎?”大消息啊,事后竟一点都没透露出来,想到动向不明的肃郡王府,林赫心中一凛。

    “连同与孔彭有生意往来的粮货商都一窝端了。”林海睃了他一眼,缓声道:“这些人明面上可都是身家清白的商人。”

    “这份果决狠辣真不是普通人能有的。”林赫若有所思,若是常年浴血边疆的将领也罢了,柳芳才去平安洲多久?“他是吃定了圣人不会在这时候计较。”

    肃郡王夺嫡失败,但有孔彭和平安洲的兵力在,圣人也是睡不安寝。此时能削弱甚至压制孔彭势力,稳定边疆,在圣人看来就是大功一件。“但愿柳芳将来不会成为另一个孔彭。”

    “那就要看柳氏将来运道如何了。”兰祯随口道。

    圣人做皇子时从不显山露水,手里的差事却从无疏漏,后宅也稳当,是个心如明镜的,倘若柳芳真接掌了平安洲大权,柳氏想要怀孕生子怕没那么容易。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